热门搜索:

同伴嚎叫的声音已经微不可察马上他就要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了

时间:2018-12-29 22:23 文章来源:互联网

  于是,掉进这个大坑里的宫本川和连续喝了几口臭烘烘的粪水之后,还没来得及被淹死,先是差点儿被恶心死。
 
    当然了,一边呕吐着一边大口喝着粪水看着是很恶心,但绝不至于让堂堂日军精锐就真的给恶心死了。其实,在生死的瞬间,所谓的洁癖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但要命的是,宫本少尉不是低贱渔民的后代,他从出生到成长都在陆地,学了一身武功又苦练了一身过硬的军事本领,唯一不会的,就是游泳。
 
    “咕嘟咕嘟。。。。。。八嘎。。。。。。咕嘟咕嘟。。。。。。”可怜的日本贵族就是在大口吞食着粪水的同时还不忘用广大同族都用的口头禅表示了一下自己对于即将被粪水撑死的无奈和委屈。
 
    还好,他还有个属下,一个关心着他的属下。
 
    情急之下脱下自己军服包括裤子打成结连成绳索的日军将拼命在粪坑里挥动双手捞着救命稻草的日本贵族从粪坑里拉了上来。
 
    只是,那一身的巨臭,让最后一名安然无恙的日军军曹都觉得,自己拉的不是贵族老爷,而是一坨。。。。。。大便。
 
    八嘎的,保佑俺们大日本帝国勇士武运昌隆的天照大神这会儿肯定是去打麻将去了吧!
 
 第995章 幻觉
 
    一想到临走时和源义阁下互致“武运昌隆”,宫本川和都想哭。
 
    这八嘎的算不算屎运昌隆?他现在从里到外都是屎,臭到他自己都已经在怀疑人生。
 
    支那农民这是知道他们要来,专门设计出来对付他们的阵地吗?如果是,山西人就实在是太可怕了些。
 
    其实,真不是。陷阱和捕兽夹都是为野猪群,而那颗其实已经被掏空根部,只要搬开固定根部的石头就能倒下的大树,那也是在山村存在很久的招数,只不过先前是为了通知直线距离数百米外的村人来土匪了或者是野猪掉坑里了,直到十天前路过这里的“老总”告诉他们日本鬼子要打来了。赵家村才临时把这些放置在要道上可以随时放倒的大树当成日本鬼子要来的“消息树”。
 
    木墩儿带领着他们走过的这片玉米坡地,也的确是要去赵家村必经之路。只是,这片高达七八亩的玉米坡地实是赵家村最大的土地,几乎算是十二户村民最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为了防野猪,保住全村人大半年的口粮,整个玉米地里陷阱就高达七八处,捕兽夹更是高达十几个。
 
    别说不知情的几名日军,就算是赵家村村民们来此,都得小心翼翼。但凡是有草丛的地方,是万万不能下脚的。
 
    换句话说,这里,亦是赵家村最可怕的地方。陷阱加捕兽夹在玉米长到一人高的时候就密布赵家村的“粮仓”。
 
    没看到寄托着木墩儿所有梦想怀着小羊羔子的小黑贪嘴想去啃食只有根部有些泛青的野草时,都被木墩儿狠狠的用羊鞭抽了几记?
 
    可惜,一心只想怎么进了村用老弱妇孺当挡箭牌活命的几名日寇装和善大叔装上了瘾,没工夫留意这个。否则,他们或许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把一坨类似于大便长官从粪池里拉起来的日军再去帮忙同伴扳开了捕兽夹,却悲哀的发现,真的还不如不扳开。
 
    熟铁所制的捕兽夹的咬合力堪比一头熊,那名日军的小腿已经被生生夹断,白色的骨茬子新鲜可见,巨大的痛苦让日军差点儿没生生疼晕过去。
 
    现在,他面对的是臭烘烘还在吐着“绿水”的少尉长官以及。。。。。。
 
    一个哭泣着拼命往小腿上按着急救包的同伴。
 
    还有,那个将他们坑到如此境地已经逃下山坡的中国小混蛋,以及,他的羊。
 
    下方谷底不停传来的石头滚落声响不停在提示他,那个小孩儿越跑越远,或许马上就要逃离他的视线了。
 
    “相川,去杀了他,去杀了他,不管用什么方法,杀了他,包括那一个村的支那人。”那边还在哇哇吐着绿水的宫本川和艰难的抬起头,满脸狰狞的用尽自己最大力气怒吼道。
 
    虽然他脸上还沾着一坨黄兮兮不可名状的玩意儿让人莫名的有种不忍直视感。
 
    “嗨意!”被称作为相川的日军脸上肌肉艰难的抽动着,有悲哀有杀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显然,他已经知道宫本少尉下达这个命令的含义。赶在中国人来临之前杀光中国村民,就是为了报复和泄愤,他们已经是逃不了了。美丽的日本本岛,他,是再也回不去了。
 
    中国小孩儿跑得再快也跑不过他的枪,现在的重点是不再掉坑里,在这块恶毒的中国人种植过的地方。
 
    从粪坑里抽出一根粗如儿臂的木棍当探路的,唯一一名既没有断腿也没有吃翔的日军一脸悲壮的在玉米地里向前。
 
    看着相川逐渐远去的背影,宫本川和努力趴起身,摆弄了一下背在身后同样滑腻腻沾着翔的冲锋枪,发现第三帝国制的冲锋枪真的质量还不错,掉进粪坑浸泡了好几分钟还能用。
 
    “麻生君,收起你的眼泪,帝国勇士不该在支那的土地上哭泣。”宫本川和缓缓走向尚坐在田垄上因为极度的痛苦还在啜泣着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同伴,厉声训斥道。
 
    他没有去看距离他仅有三米之遥的另一名同伴,同伴嚎叫的声音已经微不可察,马上,他就要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了。哪怕天照大神这会儿还在打麻将。
 
    “跟我一起,建立掩体,阻击马上就要追来的中国人,给相川争取时间,让中国人知道,大日本帝国勇士不会就这样屈服的,哪怕他们再卑鄙。”宫本川和一边说着一边努力保持着军人的风范身形笔直的走着。
 
    虽然他已经摘去钢盔的头顶上还顶着一坨翔,在中国太行山深秋午后温暖的阳光的照射下,显得。。。。。。
 
    不是悲壮,而是
    “八嘎,麻生,不要草木皆兵,我们大日本帝国武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脆弱了?”差点儿没被同伴吓破苦胆的宫本川和猛的一跳,跳出去足有三米多远。
 
    看那矫健的身手,完全不像是刚才被粪水灌了个饱差点儿把心肝肺都吐出来还有些虚弱的日本武士。
 
    大粪,历来都是催吐专用。包括未来的中国农村,谁敢喝农药,不灌上三斤大粪那都是不关心你。
 
    这一跳多少让正努力保持着准备英勇面对死亡的大日本帝国武士有些丢面子,还在空中就在大骂自己那位杯弓蛇影的属下,谁说草丛都有危险的?你让野鸡野兔们怎么想?
 
    断腿日军被骂得闭住了嘴,眼睛里的惊色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真的是被中国人的草丛吓破了胆。
 
    一跳就是三米的宫本小队长,又八嘎的跳进了一从草里。
 
    “你看,中国人没那么可怕!”宫本川和安全着陆,看看周遭环境后,还使劲儿跺了跺脚,表明自己没事儿。
 
    然后。。。。。。
 
    “啊~~~~~”宫本川和的惨叫声把已经距离此地只有两里地的中国士兵们都吓了一跳。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